[社论]温州金改:务实探索还需量力而行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03-27 00:00:00      编辑:南都
字号:T T
摘要:浙江省政府26日发布消息,央行同意实施浙江省政府起草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的意见》,即温州金改“新12条”,批准温州推行新一轮改革。

    浙江省政府26日发布消息,央行同意实施浙江省政府起草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的意见》,即温州金改“新12条”,批准温州推行新一轮改革。

    “新12条”获批,刚好在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启动三年的这个时点上。三年来,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承载过无数期待的目光,也曾被寄予金融改革先锋的期许,在大而化之的原则性表述、以帮扶为中心的规定和没有法律制度支持的背景下,温州金改渐渐地偃旗息鼓甚至陷入迷茫。在去年的又一波对融资难、融资贵的声讨中,温州再度被当作典型拎了出来,而作为改革措施之一的民间借贷登记也得不到良好展开,登记率一直在10%的低位徘徊。

    关于温州金改的挫败与尴尬,有着诸多不同的看法。有一大部分观点认为是因为当年改革措施里没有触及利率改革、金融管制等根本所在,只是以形式化的登记制敷衍了过去,因而注定了今日的局面;也有一部分观点认为,是因为温州金改过分看重宏观,而没有专注于微观上的民间借贷问题。实际上,如果温州金改一开始就只关注民间借贷本身,其实是无法走出民间借贷危局的,因为根源还是在利率制度与金融管制上。当然,从客观上来讲,目前温州金改不会也不可能重担金融改革先锋的大任,因为上海自贸区的出现在汇率改革、负面清单、个人跨境直接投资等方面都出现了有先锋意义的突破之举,而且有“法外之地”的法律、政策全面支持。因此,转而专注在微观而具体的尝试上,是温州金改在目前的环境和以往的基础上最现实的选择。

    所以,“新12条”与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之前的条款相比非常地“接地气”。例如,鼓励民营银行创新发展,筹建民营资本发起设立的保险公司、证券公司;争取大额存单发行先行先试;构建小额信用贷款、抵押担保贷款、担保机构保证贷款“三位一体”农村信贷产品体系;支持第三方网络支付和“股权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业态健康发展;探索不良资产证券化和市政项目收益票据的发行;募集海外人民币资金,发起设立公募或私募证券基金;开展行业协会、商会企业联合抱团互助增信机制;探索开展境外人民币债券发行……甚至还涉及利用PPP(公私伙伴模式)方式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和高新企业发展。CD、P2P、PPP,保险、私募、小贷,几乎所有眼下最热门的金融领域新产品或发展方向都被囊括在内。

    “新12条”的推出,标志着温州金改正式从改革先锋者转向务实的探索者。当上海自贸区已经承担起金融改革先锋的功能时,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如果能从容转身,纵深地探索出目前还在野蛮生长阶段的各大金融领域的发展路径,当然是对金融改革的一大贡献。

    但需要注意的是,要达到“向高水平、新领域、深层次拓展”的成效,需要的条件温州是否能够满足。一方面是权限以及法律支持,过去温州金改的尴尬正是缺乏了制度与法律的支持,而上海自贸区恰恰是在这方面有“特殊权限”的。即使“新12条”提出了探索金融监管权限下移,以及将《民间金融管理条例》争取上升为省级实施,也不会有很大帮助。而另一方面,则是撒网过广,是否有足够的精力与能力进行纵深探索。“新12条”中罗列的每一个领域都有着大量值得深挖和必须完善的地方,此前温州就出现过把民间借贷放到互联网上就称作P2P,结果再度上演“跑路潮”的案例。要为一个领域建造适度监管与退出机制绝非易事,涉及的范围过广有可能会出现既无法覆盖全面又达不到纵深的两难局面。

    温州金改,从改革先锋走向务实探索,在当前现实下不失为一个好方向。但要为金融改革作出贡献,还需量力而为,比起广泛铺开后忙于应对无力深挖,在一个力所能及的领域中纵深完善,或许更加踏实。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