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有个公益图书馆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11-19 00:00:00      编辑:南都
字号:T T
摘要:镇雄县,隶属云南昭通市,位于云南省东北,云贵川三省交界处,境内山峦起伏,沟壑纵横,这个名字起源于西汉年间,“镇守雄关”的意思。不比昆明、丽江的美景如画,镇雄就只有一道道山沟,外出打工者众多。

   益思

   令我很惊讶的是,11个学生之中,有4个表示将来想做记者,因为“那样可以到外面去,见识很多事情”

   南都记者 邢晓雯

   “什么,你要一个人去镇雄?”

   云南本地的朋友听说了我这次采访,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一定要注意安全!”

   镇雄县,隶属云南昭通市,位于云南省东北,云贵川三省交界处,境内山峦起伏,沟壑纵横,这个名字起源于西汉年间,“镇守雄关”的意思。不比昆明、丽江的美景如画,镇雄就只有一道道山沟,外出打工者众多。

   可是我却要到这个偏远的县城探访一个公益图书馆,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来这里做公益,而他们又能做些什么?

   带着这些疑问,我来到了镇雄。

   山城人民爱吃砂锅羊肉米线和酸汤猪脚,益博公益图书馆在这里过于低调,需要报上老字号“赵记酸汤猪脚”的地址才找得到———循着一股酸菜味找去,在最热闹繁华的南大街的一条横巷里,一栋灰色的居民楼不朝街的入口处,贴着一张板砖大小的“益博图书馆”,除此没有任何标示。

   图书馆隐藏在这栋居民楼三楼,一踏入其间,是另一番天地。

   十来平方米的客厅里,铺着暖黄色调的木地板,上面是几张书桌,有正对门的一排贴着墙的书架上摆满了书,以及小装饰品。一面空白的墙上,贴满了便签纸,是稚嫩的笔迹书写着自己的愿望和对图书馆的祝福,还有一张抄写得工工整整的“图书馆守则”。傍晚6点,仍有几名小学生安静地看书。虽然只是几步之遥,但南大街上喧闹的声响,在这里几乎听不到。

   余炳廷是益博公益年轻的创始人,瘦高、白净,戴着一副眼镜,一副书生模样。2012年12月底,小余回到镇雄时,距离他大学毕业只有两年半。

   他是家族里第一个大学生。从西南边远山城,考到福建沿海华侨大学,读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进入国企工作。这本是整个家族、甚至包括他自己,曾经对他的未来生活的期许。

   在齐步的队伍中,有人偏离了节奏,那他一定是听到了自己心中的鼓点。

   2010年毕业后,他进入国企工作了一年多,随后辞去工作,加盟福建N G O“担当者”,负责图书馆项目。紧接着在2012年年底,带着自己的经验和理想,回到家乡。

   “中国人普遍都有乡愁,但我们现在说家乡,其实是有家无乡。村里人回到家只会攀比,哪家赚的钱多、哪家盖的楼豪华些,年轻人就炫手机、炫发型,没有人真正去关心村庄的发展、孩子的教育。”这是令炳廷最痛心的一点,也是他坚定地回来的理由。

   但是,理想主义者的返乡,也顶着许多压力。“婚姻、感情、成长、收入,哪一项不是一座大山?即使你自己顶得过去,旁人也会给家人压力,他们不理解你回来做的事情。”

   “在这个年龄返乡,是否为时过早了些?”他没有否定我的想法。

   我到访镇雄只有一天半的时间,但在这一天半里,炳廷还是给我安排了一个“真人图书馆”分享会。那天中午12点,来了11个高一的学生,他们都是刚下课还没吃饭就赶过来,并且坚持听完一个多小时的分享,直到下午快上课了才肯离开。令我很惊讶的是,11个学生之中,有4个表示将来想做记者,因为“那样可以到外面去,见识很多事情”。

   炳廷告诉我,由于山城交通不便,他几乎不放过每一个到访益博公益的朋友,抓住每一次机会让别人分享他们的故事。

   临行前,我回望了这个山城一眼,是在群山包围间凸起的一块飞地,汽车疾驶而去,山城迅速湮没在莽莽群山中,回想两天来的经历,竟恍如南柯一梦。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