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超体》露西的成仙之路?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11-04 00:00:00      编辑:南都
字号:T T
摘要:有句网络流行语,非常令我反感:“认真你就输了”,因为它常常以令人反感的方式出现。当你为生活中的不公较真、为自己或他人权利呼吁时,这句话总会及时地跳出来,带着一种懒洋洋的派头,仿佛所有对真理的探求都是自讨苦吃。

    《超体》剧照。

    韩松落(专栏作家)

    电影都是神话,自成逻辑。

    有句网络流行语,非常令我反感:“认真你就输了”,因为它常常以令人反感的方式出现。当你为生活中的不公较真、为自己或他人权利呼吁时,这句话总会及时地跳出来,带着一种懒洋洋的派头,仿佛所有对真理的探求都是自讨苦吃。但,细读《超体》(Lucy)在豆瓣上的评论时,我却不断想起这句话:“认真你就输了。”

    《超体》在豆瓣上的得分是6.9分,远远低于同期上映的《银河护卫队》,后者的得分是8.2分。翻看评论,可以找到《超体》得到差评的原因:它给出了一种“不科学的科学”。所以,有人笑称这部电影的主旨是“嗑药成佛”,露西吃错药后的成佛成仙之路,更像是在描绘药物刺激下的某种幻境。给出差评甚至恶评的观众,也往往会点明自己的身份:“物理学家”、“学生物的”。

    不过,《超体》或许本来就不该当做科教片看待,它本来就是神话,是通常意义上的神话,也是文化意义上的神话。正如网友N ullPointer的评述:“有一类古老的信念,大略是人体是一个可以自给自足应有尽有的宝库,你需要做的就是开发自己的潜能,这部电影就是讲这个。事实上,我觉得它不是科幻片,观众不需要接受(最好暂时遗忘)那些科学设定,吕克·贝松只是用电影语言流畅地重复了这个古老的信念。”

    不把电影当真,是观众必备修养。电影都是神话,自成逻辑,它能够获得共鸣,哪怕是微小的共鸣,绝不是因为它复制和再现了生活场景,手把手地讲解了某种科学经验,能够得到科学的解释,而是因为它有某种时代立足点,反映某种时代情绪。美国的比较神话学家约瑟夫·坎贝尔在剖析世界各地的神话故事之后得出结论,所谓神话,其实是一种隐喻,一个神话可以是非现实的,但其中的隐喻却往往是现实的,指向某种普遍发生的事实,它是要用隐喻的方式,“表达出某个时间、某个社会可能体验或实现的人类经验。”

    正因为这点准备,我们才可以接受那些看起来不现实的故事,并且在其中寻找真意。例如吸血鬼故事,虽有吸血鬼传说垫底,终归不是真的,但故事里的孤独感却是真的,吸血鬼就像某时某刻的我们,身陷泥淖,苦不堪言,不能被人接受,也不能暴露在阳光下。把我们变成“吸血鬼”的,可能是贫穷,也有可能是疾病。正因为吸血鬼是假的,我们才可以坦然地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其中。再比如《绝命毒师》,主人公白老师是不是制毒师,并不重要,制毒这条线索,可以用任何一种人生绝境来替换,他是人生中许多困境的隐喻,是人性深处的贪欲的隐喻。

    一个故事,只要自身逻辑圆满,总会自觉不自觉地,获得某种隐喻,甚至超出它的本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反特电影,在今天看来,完全经不起推敲,但其中那股阴森冷寂的气氛,却必然有来由。七十年代台湾爱情文艺片,貌似逃避现实,但托尼·威廉姆斯在《二十世纪末的最后一颗东方之星:林青霞》里,剖解林青霞在1972年到1984年间拍的爱情文艺片时说,这些电影隐含了当时台湾的社会冲突,那些贫穷少女和富家子恋爱的故事,尽管往往拥有一个大团圆结局,却“呈现了台湾社会中的紧张关系”。

    《超体》也当作如是观。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