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南都网评论 >  正文

埃博拉斗士成年度人物:迟到但又及时的选择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12-15 09:15:14   作者:张田勘   编辑:秦媛杰
字号:T T
摘要:《时代》选择埃博拉斗士的意义不只是向他们致敬,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仪式和表达让人们勿忘历史,同时也是弥补过去国际社会对埃博拉疫情的疏忽。尽管埃博拉最早是1976年在扎伊尔发现的,而且造成280人死亡。

  知道分子

  张田勘专栏

  《时代》周刊将“2014年度人物”授予抗击埃博拉的医护工作者,以此向他们的勇气致敬。美国第一位在西非确认感染病毒的医生肯特·布兰特利表示,“这是一个至高无上的荣誉”。自2014年2月以来,埃博拉在西非肆虐,已经有1 .78万人感染,6300余人死亡,医护人员无惧对抗疫情,防止疫情扩散,因此当选。

  《时代》选择埃博拉斗士的意义不只是向他们致敬,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仪式和表达让人们勿忘历史,同时也是弥补过去国际社会对埃博拉疫情的疏忽。尽管埃博拉最早是1976年在扎伊尔发现的,而且造成280人死亡,从那时起,当地医护人员和国外援救医护人员就成为了真正的斗士,但是这种斗士和牺牲者身份体现得最淋漓尽致的是2000年埃博拉在乌干达暴发时投身于疫情防治的医护人员。

  2000年9月乌干达北部的古卢地区,最先有拉科尔圣·玛丽医院的三名实习护士因为照顾埃博拉病人而染病,并于10月14日死亡。她们的死亡如同许多埃博拉病人一样惨不忍睹。拉科尔圣·玛丽医院院长马修·卢奎亚三番五次地打电话给卫生部长请求援助,但既没有等来国内其他地方的医护人员,也没有国际专家到来。拉科尔圣·玛丽医院是救治埃博拉的主要医院,在两周内就接待了71名疑似病例,后来,其中的35人死于埃博拉。在3名护士染病死亡后,医护人员也产生了恐惧。有的辞职不干,剩下的也是院方做了很多工作才留下。卢奎亚后来也染病,2000年12月5日死亡。由于卢奎亚在这次抗击埃博拉中的卓越贡献和献身精神,他被视为乌干达的国家英雄。但是,那一年,包括卢奎亚在内的更多抗击埃博拉的本土医护人员被国际社会和《时代》忽略了。

  今年的《时代》选择了5名抗击埃博拉的医护人员当封面人物,分别是:埃博拉幸存者肯特·布兰特利博士、杰瑞·布朗博士、助理护士萨洛米·卡尔瓦、“医生无国界”组织志愿者艾拉·沃特森-斯特莱克尔和救护车队主管福戴·加拉,显然这5人不仅代表了今年为治病救人而作出努力的所有医生、护士、研究人员和志愿者,包括中国已经向非洲派出的163名医护人员,而且从历史角度看,也包括了卢奎亚在内的所有抗击埃博拉的医护人员。

  另一方面,《时代》选择埃博拉斗士为今年的年度人物也相当及时,这体现了国际社会已经不仅对最凶残的埃博拉高度重视,而且已经认识到非洲是全球卫生防御体系的薄弱之处和国际社会将要负起的责任。这种责任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对埃博拉药物和疫苗的研发,二是建立和加固非洲的基础卫生系统。

  由于过去的疏忽,对埃博拉的防治一直没有研发出有效的疫苗和药物。今天,全球已经有10多种药物和疫苗投入研发,其中美国的一种埃博拉疫苗已结束人体1期试验,结果显示其既能抗御病毒又具有安全性,预计明年春天会在西非进行大规模的2期和3期试验。

  同时,尽管埃博拉的病死率极高,但如果有基本的医疗体系,对埃博拉患者进行对症治疗,有可能挽救更多的患者并极大地降低死亡率。例如,新的研究发现,许多埃博拉患者并非死于该病的典型症状——大出血,而是死于恶心、呕吐和腹泻导致的极度脱水和电解质耗竭。因此,只要进行静脉输液和抗生素治疗以控制感染,就可以拯救许多患者的生命。而这需要对非洲当地的医护人员进行培训,并且为当地提供更多的基本药物和医疗器械。

  因此,《时代》选择埃博拉医护人员成为今年的年度人物既是一种弥补,也是一种及时而恰当的选择。

  (作者系北京学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