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南都网评论 >  正文

马红漫:公路收费乱象与财税体制改革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12-02 10:03:02   作者:马红漫   编辑:秦媛杰
字号:T T
摘要:高速公路收费标准、时限调整乃至收费用途均成为地方行政部门的“一言堂”,公众话语权彰显无门、被动缴费成为一种常态,导致高速公路收费争议长期未能平息。

  经济人

  马红漫专栏

  山东交通部门近日宣布,2014年底到期的15条(段)高速公路将继续收费,主要理由是偿还银行贷款。山东省延时收费现象并非个例,此前新疆等地对到期公路的收费态度也如出一辙,由此激起了民意的反弹。如若说公路收费的初衷是为了集合众人之力筹措专项建设资金,那么现在许多公路收费的目的都已有所跑偏。更为关键的是,在信息不对称、外部约束机制弱化的格局下,高速公路收费标准、时限调整乃至收费用途均成为地方行政部门的“一言堂”,公众话语权彰显无门、被动缴费成为一种常态,由此导致高速公路收费争议长期未能平息。

  值得一提的是,山东省公然坦陈其公路实施“统贷统还”,这意味着只要有一条道路还没还清贷款,其他公路收费都将延续。《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年,中西部地区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0年。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限届满,以及政府还贷公路收费期限届满前已经还清贷款、还清有偿集资款的,必须终止收费。据此,公路延时收费、将还贷公路收取的部分通行费用于其他公路项目都有违法律规范,地方政府此举相当于将公共交通建设责任转嫁给了广大过路车主。既然相关审计已披露高速公路收取的车辆通行费被挤占挪用、违规减免、利益输送等问题十分突出,包括山东、河南、河北等多地已被曝对公路收费实行了“统贷统还”,有关部门应当承担相应的违法违规责任,切莫让“法不责众”的心态无度滋长。

  当然,高速公路收费乱象在凸显监管软肋的同时,也对既有税费体系提出了改进方向。客观而言,高速公路被指沦为各地揽财“私路”,与当前地方政府财权与事权不匹配、地方财政吃紧也有一定关系。为此,中国于2009年开征燃油消费税,公路养路费、航道养护费等6项收费随之被取消。燃油税征收的目的之一就是从油价中提取若干比例作为公路建设和养护费用,如果这笔税收能够补贴政府高速公路投资,那么至少能够部分降低公路收费标准。

  其实,以燃油税费反哺公路建设的思路在国外已有实践。美国90%的公路实行了免费通行政策,但这并非指车主无需为道路使用付出任何成本,而是美国政府利用税收转移支付功能“代为”统一缴费了。美国州际高速公路网的建设资金90%来自联邦政府的“联邦公路信托基金”,而这个基金87.6%的资金来自机动车燃油税。在透明监管的框架下,其燃油税充分体现了“缴纳有度、用之于民”。反观中国,燃油消费税开征以来并没有实质缓解高速公路高收费冲动,其确切流向也成为媒体追踪焦点。就在此番山东高速公路延期收费的新闻激起坊间热议之时,燃油消费税税率宣布上调,市场预期的成品油价“九连跌”搁浅。不可否认,燃油消费税税率上调有其促进环保治理的良好初衷,但征收标准与使用方向也应有更加明确的公示。

  高速公路网络是支撑经济建设的重要基础设施,切莫因扭曲的收费体系异化为地方政府与民争利的通道。当前公路乱收费顽疾需通过严格行政监管、加快财税体制改革等综合治理手段予以根治。(作者系经济学博士)

  本版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