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

南都网传媒 >  正文

青年诗人冯娜:现实与理想的握手言和

来源:中大-南都网教学基地   2014-11-24 11:00:55   作者:熊忭   编辑:李彤
字号:T T
摘要:今年十月份,冯娜获得了一个重量级奖项“2014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写作是一件孤独的事。但现在你知道,有很多人的心灵跟你的心灵是在同一个频率上的。”

人物介绍:

冯娜,1985年出生于云南丽江,白族。毕业并任职于中山大学。荣获“2014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第二届奔腾诗人奖”、“中国‘80后’诗歌十年成就奖十大新锐诗人之一”称号等奖项。作品发表于国内外多家刊物,出版有诗集《云上的夜晚》《彼有野鹿》、《寻鹤》、散文集《一个季节的西藏》等。参加第二十九届青春诗会。

   今年十月份,她获得了中国诗坛的一个重量级奖项——“2014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

   颁奖典礼将在浙江文成举行,年过八十的著名诗歌评论家谢冕老先生是此届诗歌奖的评委会主任。深得许多德高望重的诗坛前辈的一致好评,她很开心,但更在意这其中传递的温暖,“写作是一件孤独的事。但现在你知道,有很多人的心灵跟你的心灵是在同一个频率上的。”

   她就是冯娜,与现实相融,但不忘与理想相拥。

   (一)

   冯娜出生在云南丽江,进入大学前从未长期离开过家乡。2003年她来到中山大学公共关系专业学习,毕业前曾在报社、电视台实习过,毕业后曾短期入职一家广告公司。这是冯娜曾踏足的主干道,是一名公共传播学系公共关系毕业生生常规的道路,但是她并不满足于这些。

   大学时,因为热爱,她辅修了与公共关系专业相关度并不高的中国汉语言文学专业并开始文学创作。实习时四处奔波采访的辛苦、工作后一天写作六七个商业文案的冗繁、从早到晚无休止的忙碌,让她觉得“它们并不能长期滋养我的创作,这样下去我不能够保证自己对创作的定力还继续留存”。于是,当发现中山大学图书馆的招聘信息时,她准备转向。

   冯娜在大学时代认识很多中文系同学。她们都才华横溢,但早已停止了创作,加班、结婚、生育分散了她们的时间与精力。而不知不觉中,冯娜在图书馆工作已经7年了,她享受着图书馆巨大的阅读资源,拥有自由的周末与假期去创作与旅行,也似乎失去了更广阔的升职空间与更高的薪酬。不过她说这份工作很适合自己。她不愿舍弃理想,而是努力寻求相对的平衡。“不同的人选择走不同的路。”她称这个选择“让我成为我,没有成为另外一个人”。

   (二)

   今年十月初,冯娜抽空去了一趟河南农村。她亲眼见到当地荒芜的景象:大部分青壮年都离开土地外出打工,只剩老弱病残留守在村里。秋天柿子树上满树的柿子红了,可是没有人去摘。“我们在不断离开土地,快成为没有乡愁的人了。”冯娜感叹。

   阅读过冯娜诗歌的人就知道,冯娜有着浓重的乡愁。在她心中,家乡云南是一片充满了诗意、灵气、神性、巫气的土地。它辽阔的自然风光和深邃的民俗文化潜移默化中滋养了她的生命。“在云南人人都会三种以上的语言/一种能将天上的云呼喊成你想要的模样/一种在迷路时引出松林的菌子/一种能让大象停在芭蕉叶下让它顺从于井水”,这些诗句出自冯娜在2011年创作的诗歌《云南的声响》。

   冯娜对云南的情怀从儿时便开始生长。冯娜的父母都是教师,早年被分配在丽江市一个的藏族聚居的乡间工作,因此冯娜就出生在这片藏区。在童年时代,她和藏族的小朋友经常一起去玩,爬过高山,趟过小河,还会在野地采摘鲜花作为儿童节舞蹈时的道具。大人们会进山采摘蘑菇木耳,砍下杉木打制新婚的家具。“当时我们在生活在高原上,看那冬季的星空,星辰闪耀,无比浩瀚。”冯娜回忆起这些,眼光非常柔和。“那种景象深深震撼你,‘天地大美而不言’”。

   不过,冯娜不会忽略社会现实。“现在我们对山水都没有起码的尊重。”冯娜谈起金沙江,她心中的母亲河,如今沿江有十多个水电站正赶工修建,这种景象让她十分痛心。“杜甫曾说‘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可是如今国在,山河已破啊。”基于对社会的关怀,冯娜在某次接受采访时说道:“我早年的一些诗歌也许更多的倾向于对个人感情的梳理与重现。近年来,我将目光投向这些情感记忆在现实中的际遇、在人类命运中的共鸣,在时间中的恒定和变幻,试图获得一种更新的、富有洞察力和穿透力的眼光。”

   (三)

   有人会质疑,诗歌对这个社会能产生怎样的影响呢,特别是在这个实用主义甚嚣尘上的时代。冯娜语气平缓:“诗人奥登曾说过‘诗歌是不能使任何事情发生的’,一方面是说诗歌是无用的,但是真正在建立社会背后的精神背景的就是无用的东西。”

   “诗歌的力量就是让人感受到生命本质,不论善恶。”冯娜讲起一件令她记忆深刻的事情。《东方卫报》曾刊登这样一条消息:美国人唐纳尔在“9.11事件”中失去了自己怀孕的女儿,在得知拉登被击毙后一家人没有走上街头庆祝,而是在家里静静的消化这个消息。唐纳尔说:“本拉登死了,我女儿也死了,我们不是一个会庆祝死亡的家庭,不管死的是谁。”冯娜音调渐渐提高了,反问到:“你觉得这不是诗吗?这不是诗歌的力量吗?”

   冯娜还在现实中寻找诗抑或是一种诗意的存在,也是在寻找她理想的东西。她还记得在新疆那拉提草原的那个夜晚,月亮很好,草原很美,她与旅伴住在哈萨克族的毡房里,主人一家和她们围在一起烤火喝奶茶。兴致高了,他们一家人从小孩到老人都开始唱歌,人人都有一把好嗓子。情歌也好,迎宾曲也好,即使都是用哈萨克语唱的,冯娜听不懂,但是她能理解他们的感情。“这也是属于诗歌的东西,它并没有消失。”

   “人高兴时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它其实在自然地表达人类的感情。诗歌也就是在抒发情怀,并不一定是真正写诗的人才成为诗人。”冯娜语气很肯定。

1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