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南都网评论 >  正文

南都网专访《三体》作者刘慈欣:我是一个政治温和派

来源:南都网   2014-11-20 19:44:40   作者:   编辑:秦媛杰
字号:T T
摘要:最新出版的科幻作品合集《2018》和《时间移民》,收录了自1999年至今所创作的27篇中短篇作品,基本上囊括了他思想的精华?这些文字也将给所有热爱科学的读者提供标准答案。

    《三体》出版之前,虽然他一直是最重量级的科幻作者,但绝大多数读者根本就不知道刘慈欣这个人。与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相比,他偏居一隅离群独处,独自畅想于他的数理世界,并曾于1999年至2006年连续八年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可以说,《三体》绝非一天炼成,那么在这段貌似孤寂的岁月里,刘慈欣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他真的一个人单枪匹马将中国科幻提升到世界级水准了吗?最新出版的科幻作品合集《2018》和《时间移民》,收录了自1999年至今所创作的27篇中短篇作品,基本上囊括了他思想的精华?这些文字也将给所有热爱科学的读者提供标准答案。

  南都网:在西方的科学界和哲学界,一直试图证明“上帝是否存在”,你如何看待这个命题?

  刘慈欣:首先应该明确上帝的定义是什么,如果上帝指的是宇宙的创造者,那么证实上帝是否存在应该是在科学的范畴内。

  南都网:科学有没有尽头?科学的尽头是什么?

  刘慈欣:我理解科学的尽头是指尽头之外的事科学不能解决,那现实中就有许多事情是科学无能为力的,比如信仰等,但科学能使这些问题的解决变的容易些,也有可能使人们可能绕过这些问题。

  南都网:何夕说你是“一个冷漠的宇宙观察者,冷酷的道德评判者,再加上一个冷静的思想者”,在现实生活里,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人情味的人吗?

  刘慈欣:现实中我是一个普通人,至于说人情味,与其它的普通人一样,不多也不少。

  南都网:有人认为你骨子里面有极“左”情结,对集体主义情有独钟,你认可这种说法吗?

  刘慈欣:我在现实中持比较温和的政治态度,不是极左也不是极右。写小说的,文并不如其人,小说中的一些东西可能是故事的需要,不能用来判断作者的政治倾向。比如无论中外,科幻小说和奇幻小说中所描述的大多不是民主社会,这只是因为民主社会难以呈现一个精彩故事所需要的矛盾冲突。

  南都网:您曾说互联网发展要想真正突破需要一种质变,近来出现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被称作是可以颠覆互联网的新技术,其中内核您是否有所了解,是否认同这种说法?

  刘慈欣:我觉得质变应出现在更基础的层面上,比如新的计算机体系结构,非冯.诺伊曼结构的计算机等。

  南都网:科幻也有自己的圈子,对于圈子外的科幻作家,你有什么样的参考意见?

  刘慈欣:应该和科幻圈多多交流,大家相互取长补短,但同时也应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每个作家都是不可替代的。

  南都网:《三体》正在被拍成电影,这部小说要拍成电影并不容易,如何保证电影的质量?

  刘慈欣:这应该问制片人和导演,电影与小说不同,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每一个环节都会影响到电影的质量。具体到《三体》,我想首先应该有一个好的剧本,这是最关键的一步。

  南都网:科幻需要原创力和想象力,你如何保证你的思想力长久不衰?

  刘慈欣:我没有长久不衰,现在已经在衰退了,这不四年都写不出一个字。我想除非是真正的天才,人的思想力都不会长久不衰,生活真的是一把杀猪刀,而那些真正的天才,他们大都不珍惜自己的天才。

  南都网:我注意到《2018》和《时间移民》收录了您自1999年至今所创作的27篇中短篇作品,同时我大至查了一下,从1999年至今,您一共创作了约33-34个中短篇,请问您考虑过要出一个完整的作品集吗?作为一个读者,特别是您的那些铁杆粉丝,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想一次性买到你的全部中短篇作品来收藏的。在这方面,您是怎么考虑的?

  刘慈欣:我当然想出,但这有一些实际困难,我的小说到目前的版权情况比较复杂,难以统一到一个全集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