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

南都网传媒 >  正文

鞠靖:《南方周末》改版的成功与否,交给市场检验

来源:中大-南都网教学基地   2014-11-19 13:50:36   作者:张晓纯   编辑:李彤
字号:T T
摘要:南方周末编辑鞠靖表示,三十年前大家在桌面上摊开报纸看,三十年后读者的阅读习惯改变,改得更瘦长为方便读者乘坐地铁公交时拿在手里阅读,窄一点打开方便。

109日,《南方周末》全新改版后的第一期报纸上市。今年是《南方周末》创刊三十周年,它对读者做出了“只做精品”的承诺,并大刀阔斧进行改版涨价,结果遭到传媒圈内外人士诸多吐槽。时评人@北京李清认为“南方周末自杀正在成功”,媒体人@传媒老王则接连发问:“谁还在看《南方周末》?”在改版颇不被看好的情形下,南方周末编辑鞠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三次说到:“《南方周末》要把自己交给市场来检验。”

  早在2002年,《南方周末》就曾改版瘦身,并称其为“黄金报型”。与以前的报纸相比,改版后的《南方周末》的横向长度缩短了大约4公分,变得更加瘦长。连续看《南方周末》15年的网友@朱子业发微博称:“展开就像一张长纸条,观相非常诡异,顿有小报之感。”

  鞠靖表示,关于版式,改版好看与否见仁见智;三十年前大家在桌面上摊开报纸看,三十年后读者的阅读习惯改变,改得更瘦长是为方便读者乘坐地铁公交时拿在手里阅读,窄一点打开方便。

  此次改版伴随而来的还有报纸价格的变化,单价由3/份涨至5/份,涨幅高达66.67%.在纸媒处境愈发困难的情况下,《南方周末》逆市而行,一跃而成为中国最贵的报纸之一。

  而读者对改版涨价之后的《南方周末》评判不一。网友@if8905 称自己从《南方周末》创刊至今,每周必买;曾经每篇必看,如今愿意细看的只有寥寥几篇且因为涨价已不想买,“不值这个价”。

  中山大学新闻系学生王静仪说:“我每周都会花两小时看《南方周末》。”她称报纸涨价并不影响她对《南方周末》的好感,因为报纸上的内容新媒体平台上部分没有——这是她购买并坚持阅读的原因。

  三十年来,《南方周末》的受众庞大:从年轻人到老年人,从文化程度较低的农民工到高级知识分子,有受众说好,亦不乏读者嫌差。鞠靖认为,要兼听但又不能全听。用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的话来评判《南方周末》好不好是不客观、不公允的,也没有意义。

  媒体形态迭代速度飞快,新媒体冲击下以报业为代表的传统媒体奔赴关张和重组的滑坡,“纸媒必死论”甚嚣尘上。鞠靖称《南方周末》是市场化媒体,涨价的确是冒险,但读者愿买售者愿卖即可,这是市场的规则。与其听少数人感性地评价好坏,不如看市场份额看发行量。提价之后,大家觉得南周会死,但他认为不会。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讲师贺碧霄表示,即便纸媒终究要死,南方周末也是死得比较靠后的。

  按照《南方周末》的估计,涨价之后如果订报数比去年下降在20%以内,发行就能赚钱,就是成功。鞠靖称,数据才是有解释力的,从报社内部通报的发行数据看,目前为止提价对报纸的订阅量基本没有影响。

  《南方周末》本次改版筹划时间已有半年,它的改版致词称,将推出更强大的封面报道叠,提升整份报纸的民生气质,进一步强化时政、文化及创新版块,并开设更多更精致的专栏,还将大幅提高国际新闻比重,要迈向真正的世界一流媒体。

  如此一来,深具南周特色的舆论监督类报道的比重是否下降?

  鞠靖解释,增加的民生新闻中大部分是舆论监督报道,国际新闻等版面的增加会对一些与舆论监督有关的版面形成冲击,但一增一减,不能说缩减了舆论监督类报道。

  但他也坦言,报纸的质量没有很大程度改进。南周同仁一直在努力提高质量,可纸媒困境前所未有,媒体舆论环境更是不断收窄,《南方周末》不仅没能给人提供更好的待遇,也无法提供足以施展个人才华的平台,以致人员一直在流失。鞠靖希望读者能多给一些时间和空间,毕竟改版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南方周末》总编王巍亦表示“此次改版是一个持续、动态、系统的工程,相关动作还未全部完成”,并称南周将会在今年年末完成全部的改版任务。

  而更多人质疑改版时机及其必要性。网友@丁重扬认为,互联网时代,迭代改进要随时进行,应该忘掉“改版”这个词,除非穷则思变,脱胎换骨。

  鞠靖并不认同此说法,认为报纸每隔一段时间都应该进行改版,就像人穿衣服,不能总是穿着同一件。他称,《南方周末》不论怎么改,基本骨架不会改,但在面目上会有微调。而改版究竟会产生什么效果,他说:“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只知道必须要改——常改常新。”

  今年上半年,《东方早报》、《华西都市报》等报纸也相继进行了改版,《东方早报》社长在《改版致读者》一文中说:“改版是为给读者更好的阅读体验,报纸还没有资格死。即使要死,至少应该把那些不完美解决了再死。”

  “反正市场检验呗,读者觉得好就买,不好就不买,用脚投票呗。”鞠靖说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