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南都网评论 >  正文

【社论】呼格吉勒图案:复查启动,真相待解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11-05 09:04:55   作者:   编辑:卢静文
字号:T T
摘要:紧紧揪住陈年旧案不放手,在于给可能沉冤的逝者、经年奔走呼吁的家属一个交代,一份或许已经迟到的正义,更在于藉由旧案重审,进而反思制度上可能存在的疏漏。

  呼格吉勒图,可能很多人至今都无法准确记住、并叫出这个名字,但它的案件却是那么似曾相识:1996年4月,时年18岁的呼和浩特市毛纺厂职工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4·9”毛纺厂女厕奸杀案凶手,案发61天后被执行死刑。9年后的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嫌疑人赵志红落网,供述出的第一起案子便是呼格吉勒图已经伏法的“4·9”奸杀案。此后又是9年,呼案至今没有启动再审程序,“真凶”赵志红案亦因此搁置。

  11月4日,内蒙古高院院长胡毅峰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表示,备受关注的呼格吉勒图案目前正在依法按程序复查中,其强调“复查过程中,法院并没有遇到障碍和阻力,一切都在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同日,《新京报》刊发报道,“走访两案的多位知情者,还原赵志红案案情细节”。

  “此案的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内蒙古高院院长胡毅峰这句话令人印象深刻。近些年来,类似“真凶再现”这样的奇迹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包括更可遇不可求的“死者归来”,公众舆论对相似案件的关注,可能不复昔日热烈。但刑事案件的复查、纠错以及后续的追责、赔偿,作为现行刑事法律体系已经有制度化安排的一整套流程,却应当而且必须及时启动,“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去调查、审理并给出结论。

  严格说来,“真凶”自供其罪,即便案情细节再详实、无错漏,并不足以立即推翻原有案件的结果。在法院再审程序启动并最终得出结论之前,呼格吉勒图案依然不能算最终认定了的冤案。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本案诸多细节、疑点做进一步关注、讨论和呼吁,有“真凶”赵志红多份有罪供述、指认现场等信息在,呼案被称作“疑案”是没有争议的。据《新京报》报道,2005年赵志红落网后,专案组先后安排4组经验丰富的干警讯问赵志红,得到的四份口供“相互印证,没有漏洞(专案组组长语)”。仔细比对过四份口供的新华社记者亦坦言,“如果赵志红不是亲历者,应对四组具有丰富侦查经验干警、不同时间的讯问,他不可能毫无漏洞”。

  疑点摆在那里,甚至相关部门的调查组也早已有了结论,但法律意义上的案件再审程序,依然一拖数年。按照法院说法,复查过程并无阻力和障碍,那么迟迟无法启动再审的个中原因便着实耐人寻味。警方提取了受害者体内凶手所留精斑,却并未与当年的嫌疑人呼格吉勒图做比对,这一致命疏漏被以技术条件不足、办案经费有限来解释;2005年“真凶”赵志红自供之后,原本保留在公安局的凶手精斑样本“莫名丢失”则无法不令人感到诧异。疑案复查的困难何在,究竟是时间久远、复盘不易,还是错综复杂的人员顾虑?

  由于责任追究的难度,及其对疑案复查的潜在阻力,不是没有论者希望以淡化责任追究来换取案件复查的顺利推进,但这里面的最大悖论或在于,没有严苛、依法进行的错案追责,便注定无法堵住错误重演的可能性。浙江叔侄冤案历经千辛万苦得以翻转,此前因该案立功受奖、上电视成神探的办案人员,却空有追责表态,迟迟看不到调查结果。事实上,如果当年办理相关案件的认真度、谨慎度、对法律程序的遵守度,能有现在复查案件、追究办案责任的一半,也断不至于有今日如此的各方尴尬。对“疑罪从无”原则的严格适用,应该在“真凶”自供的此案此刻,同样要适用在疑案复查的彼案彼时。

  紧紧揪住陈年旧案不放手,在于给可能沉冤的逝者、经年奔走呼吁的家属一个交代,一份或许已经迟到的正义,更在于藉由旧案重审,进而反思制度上可能存在的疏漏,堵上它,给所有活着的人一份确定无疑的安全感,确立社会成员对法治的普遍信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