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

南都网传媒 >  正文

跨性别者:生殖器官不能成为决定性别的标尺

来源:中大-南都网教学基地   2014-11-03 19:29:26   作者:姜佳妮   编辑:李彤
字号:T T
摘要:跨性别者,是指那些认为自己的真实性别没有在出生时被正确反映的人。对他们而言,生殖器官不能成为决定性别的标尺,他们戴着异于自己的性别面具。

“跨性别?不懂。”

   “变性人懂一点,就是男人变成女人,女人变成男人呗。”

   “那不就是人妖吗?泰国的。”

   ……

   这是《“亚洲同志”项目中国国别报告》在今年8月发布的街头采访视频。人们在影像中五花八门甚至带有偏见的解读,正是社会对跨性别者长期的刻板印象的缩影。一直被社会边缘化的他们,对大众来说是如此陌生而神秘。

   跨性别者,是指那些认为自己的真实性别没有在出生时被正确反映的人。对他们而言,生殖器官不能成为决定性别的标尺,他们戴着异于自己的性别面具,在内心的渴望和道德的约束中徘徊、挣扎。

   在两性分类一直被视作人类规范的社会里,这个群体的存在注定是孤独的。他们中有人选择隐藏自己,扮演社会期待下早已设定好的性别角色;有人选择勇敢站出来,呼吁社会对跨性别者的宽容、尊重。

   86岁高龄的伊玲女士和年轻的美国诗人Emeri就是跨性别群体里的两位勇士,不停地为跨性别运动忙碌着。

   伊玲:埋藏80年的变性愿望

   1928年出生的伊玲,原名钱今凡,是中国公开跨性别身份的人士中最年长的一位。

   虽为男儿身,但伊玲一直梦想成为真正的女性。这个愿望埋藏了80年,直到5年前,他认为各方面条件都成熟了,才向退休单位提交了变女性的书信声明,这个被压在心底近乎一辈子的愿望终于可以公布于众了。

   伊玲出生于浙江嘉兴一个大官宦家族,从小学习古代传统文化。如今他是一位文艺理论家、收藏家、书法家,对中国传统艺术颇有研究,《论语》《道德经》等都倒背如流。

   “念了古书之后,我反而能够看透它、颠覆它,扫除它的影响。”一位从小接受传统思想熏染的人能够打破禁锢,宣布改变性别,伊玲很勇敢。他出生时封建时代早已没落,五四运动的进步思潮深入人心,这使他当时就不太接受某些传统文化。

   伊玲三岁那年,因为小便的姿势被人错认作女孩,而这也使他最早萌生了想做女性的念头。伊玲从小就喜欢女孩的穿着打扮,习惯女性化的行动,甚至对男性产生了排斥的反应。

   伊玲在三十一二岁的时候,曾尝试通过药物变性。“但是后来一想,男性功能没有了,整个外貌像女性,可是决定的部分没有办法改变,还是做不成真正的女人,所以选择了放弃。”

   直到八九十年代社会上开始出现“变性”时,伊玲已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妻子比我小二十五岁,我到七十岁的时候,她还没有过更年期,所以为了她生活的需要,自己还是要保持男性。”伊玲说。

   做不了女人,他决定用服装的改变来达到心理的满足。这么多年,伊玲一直尽可能地尝试着女性的外形:头发尽量留长,穿女士内衣裤,脚踩高跟木屐……“改革开放八十年代的时候,中国流行男装女性化,喇叭裤、高跟鞋、紧身衣服。到九十年代改了,变成很宽的裤脚、大裤裆,我不改,我一直保持。我专挑中性的服装穿,穿了那些衣服之后就产生一个效果,在街上普遍被认作女人。”伊玲略带骄傲地说。

   2008年,伊玲80岁,妻子55岁。伊玲认为自己已经尽到了对家庭的责任,决定正式成为一名女性。他开始穿女装、吃激素隆胸。

   2009911日,他写信给文广新局领导,说明自己变装的情况,局里出乎他意料的采取了开放的态度。

   现在,伊玲迫切需要的是一场彻底改变自己的变性手术,但因为国内在这方面的科学技术比较初级,他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医院。“一般人做手术难以抵抗外界的压力,但我没当回事。我读过古书,知道守旧观念的来龙去脉是怎样的,所以我能破除它。我虽然是二十年代的人,但我的思想属于未来。”伊玲说。

1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