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南都网评论 >  正文

马红漫:以创新视角为公积金制度注入活力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09-02 09:23:52   作者:马红漫   编辑:卢静文
字号:T T
摘要:为了“唤醒”公积金、引导其投入到服务公众的事业之中,近年来一些地方开始陆续尝试允许将公积金用于大病医治、子女教育、养老服务等方面,为中低收入家庭缓解资金困难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具体实施操作还需要再做缜密设计。

  经济人

  马红漫专栏

  住房公积金业务办理手续繁琐、周期冗长等问题饱受诟病。为此,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自9月份起将展开为期两个月的专项督查行动。

  中国的公积金制度始建于上世纪90年代。其时,恰逢福利分房向住房商品化转轨,住房公积金就承担起缓冲民众购房压力、稳定社会环境的职责。通过个人与单位等额缴纳,汇入个人账户、归个人支配的方式,这项住房储蓄金彰显了“人人帮我、我帮人人”的互助公益属性。但值得一提的是,住房公积金的缴纳方式与标准沿袭了福利分房制度下的思维,覆盖面较为狭窄,政府机构、事业单位及大型国企的员工往往能享受到较高的公积金缴存待遇,而部分非公企业职工、城镇下岗职工及广大外来务工人员则被屏蔽在公积金福利大门之外,这项制度的公平性受到现实考问。

  与此同时,住房公积金的使用效率乏善可陈。一方面,全国数万亿元的公积金利用率仅有50%左右;另一方面,“沉睡”的公积金计息偏低,无法企及同期的通胀率水平,实际上处于逐年贬值的状态。追根溯源,这些问题的产生与公积金管理机构定位不清关系密切。根据有关规定,中国住房公积金实行“房委会决策、中心运作、银行专户、财政监督”的模式,但这一看似严谨的制度安排却在执行上存在诸多突出问题。其中,房委会由职能部门代表、工会与职工代表、单位代表等组成,是一个松散的协商议事机构,在决策中往往被虚化了;作为实际管理者,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定位十分模糊,它既非政府机构,也非金融机构或会员制法人实体,而是隶属于地方政府部门的事业单位。

  由于没有市场化的考核标准,各地公积金管理中心长期无法建立起有效的监督管理机制,诸如财务审计、信息披露和风险防范机制随之长期缺位。由此导致的结果是,管理中心很难在“市场运作”与“行政管制”间取得平衡,或者被动等待上级机构行政指令、怠于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导致公积金资金闲置;或者利用行政权力越界使用资金,“内部人控制”与寻租现象猖獗,出现违规违法挪用侵占资金问题。此外,公积金的收益动向也较为模糊,缴存人的利益保障需得到进一步呵护。目前,公积金净收益主要是支付给缴存者利息与银行支付利息之间的差额。根据相关条例规定,这部分净收益将纳入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然而,对于这部分专项收入的具体流向却鲜有渠道向外公开,制度的公开透明度有待提高。

  可见,住房公积金发挥功效的关键,就是要重塑制度运作的公平与效率。有关制度在加强公积金惠及面向中低收入群体倾斜的同时,也要适时对其运作机制做出革新,逐步建立起以公积金所有人为权利受益人、社会保障机构为保管人、专业的商业金融管理运作机构为受托人的全新信托管理模式。在充分公开专项资金账户明细、畅通公众监督渠道的基础上,以市场化逻辑重新厘定公积金的用途范畴。

  其实,为了“唤醒”公积金、引导其投入到服务公众的事业之中,近年来一些地方开始陆续尝试允许将公积金用于大病医治、子女教育、养老服务等方面,为中低收入家庭缓解资金困难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具体实施操作还需要再做缜密设计。当然,考虑到住房公积金在住房市场的专项定位,未来有关部门可以考虑将其向政策性住房金融机构转型,重点向刚性购房者提供持续的、足量的、低门槛房贷,以此实现商品房市场的结构优化,切实推动商品房消费品属性的彰显。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