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南都网文化 >  正文

中共抗战究竟牺牲了几名将军

——驳“抗战十大谣言之共产党只牺牲1位将军”

来源:生活在别处   2014-08-15 19:23:05   作者:李明钊   编辑:蔡妍菡
字号:T T
摘要:最近网络上有一篇署名窦农的文章,名字叫《抗战十大谣言之共产党只牺牲1位将军兼谈中共军队战果》, 第一部分内容是列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中共在抗战期间也牺牲了很多位“将军”,本人就此观点进行批驳。作者玩弄了偷换概念,歪曲片面信息,似是而非的伎俩,其依据和结论都完全站不住脚。

  最近网络上有一篇署名窦农的文章,名字叫《抗战十大谣言之共产党只牺牲1位将军兼谈中共军队战果》(以下简称《抗谣》), 第一部分内容是列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中共在抗战期间也牺牲了很多位“将军”,第二部分是想证明中共抗战有辉煌的战果。《抗谣》让很多一直难以接受抗战真相的受众欢欣鼓舞,以为找到了证据来支持“中流砥柱”的光辉形象。

  中共抗战战果争议,网络上已经有诸多的文章进行讨论,本文不予涉及。而是就《抗谣》的第一部分“牺牲将军”的观点进行批驳。作者玩弄了偷换概念,歪曲片面信息,似是而非的伎俩,其依据和结论都完全站不住脚。

  首先我们要统一一下认识,抗战期间符合什么标准的军官可以被认可为将军?毫无疑问,“将军”指的是具有少将、中将、上将等正式将级军衔的军事指挥官。

  1935年,军事委员会直属的铨叙厅制定陆军人事整顿及升迁办法。其中一项是官阶与职级分开,任职与任官分立。任职,指的就是军长师长这个职务,任官,则是中将少将这个军衔。也就是说,职务的晋升与军衔的晋升走的是两股道。

  正式军衔(也叫铨叙军衔)是由军事委员会铨叙厅根据职务、资历、学历、战功等情况综合考虑,由铨叙厅正式叙任,并由国民政府颁发任官状的军衔,非特殊情况褫夺外,均不随职务变更而变更;

  而职务军衔做为临时军衔,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颁发任职令,以职务为主,军衔附属于职务,并且随职务变更而随时变更,注重的是职务而非军衔。如果职务军衔说成授衔会让人产生以为是正式军衔的错觉,有鉴于此,职务军衔行文时都在军衔后面带上职务,以示与正式军衔相区别,如中将军长,少将师长。

  正式军衔的晋升受“停年”的严格限制。 所谓“停年”,就是某一军衔必须停留的年数,也就是最低任官年限。各级停年为:少尉升中尉一年半,中尉升上尉二年,上尉升少校四年,少校升中校三年,中校升上校三年,上校升少将四年,少将升中将三年,中将升上将用选升。照此算起来,一名少尉要升到少将最快也要十七年半的时间。这一下子矛盾来了,由于一直处于战争状态,指挥员职务的晋升却没有受那么多的停年的限制,一年连升三级的都有。

  目前资料和讨论中,由于统计方法不同,抗战期间为国捐躯的将军数量有几种版本,我印象中有204,206,208,271。差异原因是统计方法不同,但共同点都是指具备正式军衔(而非职务军衔)的军事指挥官。

  我本人比较认同网络上《目前最优版的国民党抗战牺牲旅以上将领名单(208人)》,这份名单对于收录的标准给予了非常明确的定义,部分摘录如下。

  (四)职务要求:职务必须在旅(以及相当于旅)以上,包含副旅;“高参”职务,必须是军、集团军级以上才收录。追赠的少将团长也不予收录。

  (五)牺牲原因:必须是在与日伪军战斗中战死或自杀、被捕被俘后遇害或自杀、遭遇敌机攻击死亡等几种情况才予以收录。事故死亡者,不予收录;与其他中国军队内斗(国共摩擦)死亡者,不予收录;病故者不予收录。不过本名单在病故中有两个例外,一个是淞沪会战时第15师第44旅旅长张彀中带病上阵,拒绝后退,结果病死阵中,一个是38年底第144师第442旅旅长袁治连续奋战七昼夜,精力耗尽力竭殉国,该二人病累牺牲直接缘于战斗,故予以收录。但非于战斗中当时病累而死者,如第8军197师师长丁炳权(黄埔一期),1939年夏指挥战斗中暑病倒,1940年初病故,则不予收录。因为抗战中积劳成疾病死的国军将领实在很多,无法都列入,除非是直接病死在战场上。

  从追赠军衔也可以明显看出来,国民政府都是以正式军衔为基础进行追赠。戴笠生前担任军统中将局长,但他在1945年3月才正式被授予少将军衔,1946年才追赠为中将军衔。声名赫赫的抗战名将张灵甫先后担任58师中将师长,74军中将军长,整编74师中将师长…1947年张在孟良崮自杀时正式军衔还只是少将,因此追授陆军中将。

  上文已经提到过,正式军衔实际是对将领资历、战功和任职资格等的一种肯定,也是一种终身荣誉,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军衔的意义。当战场上指挥建制被打乱时,互相不熟悉的官兵通过军衔来确立上下级指挥系统,正式军衔就能发挥作用。假设一名正式军衔为中尉的军官,临时被任命为新兵营长(人数够多),带着新兵到了战场,组建新的指挥系统时,就需要听从战斗经验丰富正式军衔为上尉的连长指挥。同理,非军事指挥序列的文职人员的军衔也必须清楚地区分,在国军中军衔为“同上尉,同少校”,这些人员不论军衔多高都没有军事指挥权。难以想象,在战场上,找一个“唱歌将军”来指挥战斗。

  总之,在铨叙正式军衔时,军官的学历、资历和战功都是考虑因素,这是确认他是否具备任职资格的标准化要素,而当时所辖队伍的人数并不那么重要。

  不知是有意还是作者无知,《抗谣》一文完全忽略列入“抗战牺牲将军”的正式军衔要求,纯粹以所辖队伍的人数来比较。如果这样的将军认定可以成立的话,无论什么阿猫阿狗凑齐几千号乌合之众就可以叫“将军”了。

相关文章